從男方家開拍的時候,總會在綁禮車這段感到滿滿的兄弟情誼。
我的意思是,有這麼一群人願意為了一個人這麼早起,冒著寒風、早餐都沒吃地認真投入耶。
(願意早起真的加十分。)
在前往雲林的路上,我聽見副駕駛的哥哥拿起電話,向新郎說:
「這是你單身時哥給你打的最後一通電話了。」
又是一陣莫名其妙的雞皮疙瘩。
記得那天本來天氣陰陰的,風很大。
在由台中前往雲林的路上,天氣漸漸轉晴,但風還是一樣大。(大家都被吹得亂七八糟。)